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闽师教研 > »

【宁德】陈善松:应时应景,深挖内涵 –2015年福建省高考历史试题特点分析与教

点击:

   2015年的福建省高考历史试题回归理性,平稳过渡,成功地实现了与“国考”试题的有效对接。试题稳中求新,依托新材料,创设新情景,由“能力立意”向“素养立意”迈进,导向与特色鲜明。其中,令人印象最为深刻的当属试题依托学科主干知识,既充分挖掘了历史内涵,又应时应景,视角灵活,角度多变,相得益彰。

   视角1:切合时代需求,突显历史内涵。
   “文章合为时而做”,高考试题的命制亦如此,需要切合时代的脉搏,与时代同行。当今时代需要什么?不仅需要传承知识,还“要认真汲取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思想精华和道德精髓”,“深入挖掘和阐发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时代价值,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成为涵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源泉。”今年试题既突显学科内涵,又切合时代需求,传递了正能量,弘扬了核心价值观。如,第13题从《说文解字》中“历”、“史”二字的篆书和释义入手,追寻“历史”的原意和“崇正义”的精神,切合了时代主题。
   视角2:回应社会热点,挖掘历史内涵。
   福建高考历史试题一贯关注社会时政热点,重视对现实问题的历史寻源和历史问题的现实思考,突显史鉴功能。
近年来,面对当今国际风云激荡的局势,中国外交从容应对,营造有利于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的外部环境,初步形成了全球伙伴网络,有力促进世界和平与发展。2015年是世界和平与发展进程中具有重要标志性意义的年头,也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和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第38题回应了这一时政热点。它从甲午中日战争、抗日战争、世界多极化趋势、现代中国对外关系中挖掘历史内涵,特别是第(4)问要求考生阐释周恩来所指出的“前事不忘,后事之师”的含义,也正如日本明仁天皇在2015年新年感言中所说的:“日本应该以战后70周年的节点为契机,充分学习肇始于‘满洲事变’(即九一八事变)的这场战争的历史,思考日本今后走向,这是当下极其重要的事情。”不仅考查了考生阐释历史的能力,还考查了考生的情感、态度与价值观。
“反腐倡廉”是近年来人们关注的社会热点问题之一。第41C题就是围绕这个热点问题,借助两则材料考查唐太宗吸取隋亡的教训,通过增加人数、增设下属部门、扩大职权(赋予拘禁权力),达到“以御史治吏”的目的,依靠“自省、纳谏防止或纠正决策失误;以御史制度约束官吏;正人与正己相结合”的办法“做到君明臣廉”,引导考生感悟“以史为鉴,可知兴替”的历史智慧。试题在取材上既注重典型性,又考虑到时政性,彰显新课程高考历史试题的一大特色。
    视角3:立足新的视野,拓展历史内涵。
     随着经济全球化趋势的深入发展,各国发展与全球发展日益密不可分。如何基于国际视野,运用全球史观重新审视中国历史,尤其是近代史,拓展历史内涵,成为一个热议的话题。这一话题在今年的试卷中得到关注,如第21题17世纪上半叶荷兰的殖民扩张冲击了中国经济,致使亚洲海上贸易格局发生变化。第24题1909-1931年西方列强加强了对中国的经济侵略,突出反映在中国对外贸易出入超的变化上。第38题通过战后美苏两极对峙格局的演变、中美关系的转变、中日关系的嬗变,体现了中国国际地位的变动,深入诠释了近现代中国外交的内涵。
今年试题还借助新的史学研究范式或史观,对历史内涵进行拓展。如第19题从人类文明演进的角度,依托托马斯?卡伦德的精辟言论–“在历史的某个时刻,在欧洲郇(xún)窄的一隅,生活着近五百万陆地和海岛居民,他们所拥有的自然资源极其匮乏,却创造出了最原创、最绚丽的文化、商业、社会秩序和政治……闻名遐迩”,对希腊文明以全方位地评述,给人以清新明快之感。第17、18、41B题,则分别体现了社会生活史观、现代化史观,拓展了对顾炎武改造和发展儒学、20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中国探索社会主义建设道路、法国大革命的认识。
   视角4:加强学科综合,丰富历史内涵
    今年的试题继续坚持跨学科知识融通的命题导向,全面考查考生的综合素养。其中第13题“历”“史”把古文字学的相关知识引入试题,第16题从关羽的个性、宋词的风格及元曲的特点等角度对关汉卿文学作品《关大王独赴单刀会》中的相关场景进行解读,兼容了文史知识;第19、21题依托地理学科的相关知识考查了古代欧洲文明和西欧国家早期殖民扩张的内涵;第22题考查“万有引力定律”,从中融合了物理学史的相关基础知识;第18题用折线图来分析中国1952-1960年工农业总产值变化,第24题用20世纪前期中国对外贸易出入超变动表中的数据来佐证当时美国逐步加强对华经济侵略,考查以分析统计图表为载体的计量史学方法。
第14、23题从多个角度考查了中国古代陶瓷业、俄国批判现实主义文学的内涵。第41A题则打通政治、经济、文化之间的联系,从“王安石变法处于唐宋社会历史大变革时期;长期以来遗留的弊端延续到北宋中期,各种社会矛盾交织;王安石试图扭转积贫积弱局面”等方面,“深入到表面冲突下的时代潜流中去探究”、认识王安石变法的成败得失。这些题目都“注重人类历史不同领域发展的关联性”,综合了历史学科内的知识。
当然,对于每年的高考试题,总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依我个人之浅见,今年福建文综历史题目也有美中不足,即在挖掘历史内涵的技术性方面存在些许瑕疵。
其一,个别选择题的正确选项与题干在内容和表述上未构成合理的逻辑关系,内涵挖掘不够充分。如:
14.《景德镇陶录》记:“唐武德中,镇民陶玉者载瓷入关中,称为假玉器,且贡于朝。于是昌南镇瓷名天下”。《江西通志》载:“景德镇……水土宜陶。宋景德中始置镇,因名”。材料反映了
A.唐时瓷都景德镇已驰名天下 B.陶玉身份为官营手工业者
C.该产品工艺精美畅销海内外 D.陶玉追求产品的知名度
从题干可知,这里的“材料”当指以上两则材料,一则是唐代的史事,一则是宋代的史实。两则材料所反映的主题应是当地陶瓷业的发达。然而,试题的正确选项“陶玉追求产品的知名度”,仅凭前一则材料予以臆断,并非结合两则材料来挖掘内涵,得出相应的历史结论,不符合试题要求考生通过以上材料记述的史实“反映”事物本质的思维逻辑。
其二,非选择题中个别设问的限定作答的词语或语句不明确,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考生对历史内涵的科学挖掘。如第38题第(2)小题中的设问“怎样理解《联合公报》的发表是中美关系发展的一个重要转点?”和第(3)小题中的设问“分析日本对华政策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重大改变?”它们都置于前一问句(因为问号属于句末点号,表示一句话结束了)之后,缺少必要的限定语。对于考生而言,究竟“怎样理解”、“分析”,是据材料呢,还是结合所学知识,抑或据相关材料并结合所学知识,这无形当中给问题的审答带来一些困惑。建议学习全国卷的样式,采用并列式的陈述句表述问题,共用一个限定语,以便考生精确地解答,实现对历史内涵科学挖掘的命题意图。
历史内涵,从学科的角度看,是指人类社会以往的发展过程。不论是今年的高考福建卷、还是全国卷试题对历史内涵的深度挖掘,都不仅仅囿于对历史内涵的再认、再现,更注重的是对内涵的理解以及在此基础上的灵活运用。这给我们中学历史教师的启示主要有两点:
    第一,要加强学习研修,提升学科素养。
    在信息化迅猛发展、教学资源纷至沓来、研究成果层出不穷的今天,随着命题空间的日益变窄,命题者若要命出高质量、有新意的题目,势必要重视对历史内涵的挖掘。因此,历史教师不能只抱着教科书或教学用书实施教学,需要从历史学、课程观出发,加强对历史课程内容的深度学习与科学挖掘,关注学术研究动态,吸纳新的研究成果,活跃史学思维,提升学科素养,顺应课程改革。
    首先,通过学习研修,不断更新知识,开拓视野。就拿近代民族工业发展的“春天”来说吧,不少教师仍旧照本宣科,按传统的看法–1912-1919年,民族工业出现了“短暂的春天”,随着一战的结束,帝国主义势力卷土重来,民族工业走向萧条和萎缩–进行教学与复习,但实际上,相关数据表明,1922年至1927年间,民族工业的状况并非如此,在北京国民政府时期仍呈持续发展状态。因而,每位历史教师在课余应主动学习,努力充电,更新知识。如欲想深入了解中国古代城市发展史上的重大问题与“坊市制”形成和瓦解,不妨读一读成一农著的《空间与形态–三至七世纪中国历史城市地理研究》一书。如讲授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不能机械讲解教科书,可以采用代表党史研究新成果的《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一卷和第二卷作为重要的教学参考资料。
    其次,通过学习研修,借鉴研究方法,取长补短。近年来,随着人文社会学科建设的发展,史学研究呈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广度和深度,研究纵深的加大和优秀成果的涌现,不仅推动了重大历史问题的研究,也促进了史学研究方法的发展,如经济学、社会学、人口学、心理学以及自然科学的若干方法等。在实际教学和指导中,可以大胆而广泛地加以借鉴和利用,“运用时序与地域、原因与结果、动机与后果、延续与变迁、联系与综合等概念,对历史事实进行理解和判断”。同样,在对历史高考试卷的研究方面,可以学习和接纳大学教授和中学同仁们的研究成果,从试题的立意与视角、结构与取材、特点与风格、命题走向与规律、影响和制约高考命题的因素等方面进行探究,发展自我。
    再次,通过学习研修,转变思想观念,提高认识。著名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说:“教给学生能借助已有的知识去获取知识,这是最高的教学技巧之所在。”在当下,历史教师更要注重学生思维能力的培养,教给学生历史思维的方法,以提高学生的历史思维品质。如教学“清帝退位”,不能只简单地告诉学生或让学生看书了解这一史实就完事了。而要展示《清帝逊位诏书》的文本内容,让学生概括其核心思想:“清帝支持共和政体,明确主张五族共和,鲜明导向和平建国,完全杜绝战争选项,谦恭表示顺应民意”。进而得出“这份诏书不仅仅是单方面的被迫退位,而是一份双方都接受并具有约束力的建国契约,具有宪法性法律的意义”;“清王室果敢地接受辛亥革命之事实,屈辱而光荣地退位,革命就此可以谢幕,可谓中国版的‘光荣革命’”的见解。如此解读,有助于矫正革命史观下以《中华民国临时约法》为标志的建国叙事的狭隘,深化对清帝退位的认识,同时也自然地促进了学生的历史思维品质的发展。
    第二,要重视概念教学,挖掘历史内涵。
    历史概念是对历史现象的概括性的抽象反映,是构成历史的“细胞”。历史概念清楚了,历史内涵也就清晰了。但由于现行的教科书受编写体例的影响和篇幅的限制,对历史概念的叙述,或只鳞片抓,或若隐若现,导致其时序性结构、与其他概念相关联的逻辑性结构遭到割裂。因此,平时应重视历史概念的教学,要厘清历史概念的源与流、属与种、形与质、深与广。比如,在进行经济类历史概念教学时,教师不能拘泥于教科书的表述,单纯解释其含义或相关结论,而应在课堂中引入相关的统计数据,如总值、产量、指数、比重、增长率等史料,建立起与该历史概念的逻辑关系,以达到论从史出、有效挖掘的目的。
在教学中,还要善于捕捉那些与时政和社会热点关联度大的历史概念并进行剖析与比较。这些概念可以是一个时期内的长效热点问题,如“法治”问题,它不仅包括实质意义上的法治,还包括形式意义上的法治,实质意义的法治强调“法律至上”、“制约权力”、“保障权利”的价值、原则和精神,形式意义上的法治强调“依法治国”、“依法办事”的治国方式、制度及其运行机制。这充分体现在世界近现代的政治发展历程中,而中国古代的法治,则与此大相径庭,实质是人治,是在法律服从皇权的前提下的一种治国方略。还可以是逢五逢十的周年热点事件,如抗日战争、罗斯福新政等;也可以是当年的时政热点问题,如“简政放权”、“反腐倡廉”等。
    总之,今年高考福建卷历史试题体现学科特色,别出心裁,关注历史内涵的考查,又适切时代脉搏,凸显时代性。鉴于此,中学历史教师应加强深度学习与研修,提高自身的专业素养,为科学挖掘历史内涵、有效开展历史教学练就过硬的本领,迎接新高考改革。

版权所有(C)福建师范大学 通讯地址:福建省福州市仓山区上三路8号福建师范大学仓山校区(350007)

福建省福州市大学城科技路1号福建师范大学旗山校区(350117) 联系电话:0591-12345678

闽ICP备050001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