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闽师教研 > »

【福州】方颖:价值引领——历史课堂之魂

点击:

   教育是什么?这是个古老的命题,有这样的一个公式,教育=教化+启育。从根本上说,教育活动是以作为人的主观认知结果的知识的保存、传播与创新为依托的,教育针对的是人的成长和教化,那么,教育的目标就应该涵盖着“为下一代在认识、理解、阐释客观世界和自身生命的价值与意义上提供指导”!近代著名儿童心理学家皮亚杰把教育定义为连接个体与价值双方的关系——“一方是成长中的个人,另一方是社会的、智慧的和道德的价值,教师要负责把由他启蒙的那个个体带进这些价值中”。这就是价值引领!

   《普通高中历史课程标准》(实验)关于高中历史教学的目标是这样表述的:“通过历史必修课,学会从不同角度认识历史发展中全局与局部的关系,辩证地认识历史与现实、中国与世界的内在联系;培养从不同视角发现、分析和解决问题的能力;培养健康的情感和高尚的情操,弘扬民族精神,进一步提高人文素养,形成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

所以,可以这样理解,教学的三维目标中,知识是基础,能力是关键,情感、态度、价值观目标是灵魂。

也有人说,如果把知识与能力比喻成水,过程与方法就是船,情感、态度、价值观就是彼岸。因为“价值关乎对真假、善恶、美丑的综合判断,它引领教育方向,观照教育目的,也达成教育目的,生成教育意义。”

   由此可见,我们说到教育,反反复复离不开的是其价值引领的重要作用。

 

  一、“价值观”的概念界定

  “价值观”是基于人的一定的思维感官之上而作出的认知、理解、判断或抉择,也就是人认定事物、辩定是否的一种思维或取向,从而体现出人、事、物一定的价值或作用。价值观是推动并指引一个人采取决定和行动的原则、标准,是个性心理结构的核心因素之一。

   价值观对人们自身行为的定向和调节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价值观决定人的自我认识,它直接影响和决定一个人的理想、信念、生活目标和追求方向的性质。价值观的作用大致体现在以下两个方面:一是价值观对动机有导向的作用,只有那些经过价值判断被认为是可取的,才能转换为行为的动机,并以此为目标引导人们的行为。二是价值观反映人们的认知和需求状况,价值观是人们对客观世界及行为结果的评价和看法,反映了人的主观认知世界。

   简单概括而言,作为一种概念,‘价值’包括有意识的主体视为‘应当’的一切态度、判断、影响与行为偏好。” “价值观是指什么是人们认为应该的”。在这个基础上形成价值取向。

   价值取向(value orientation)是价值哲学的重要范畴,它指的是一定主体基于自己的价值观在面对或处理各种矛盾、冲突、关系时所持的基本价值立场、价值态度以及所表现出来的基本价值倾向。人们生活在社会之中,家庭、朋友、老师、同学群体乃至组织等都会影响每个人的价值取向。

 

   二、历史课堂价值引领的意义所在

   高中历史课程改革的基本理念是—— “以学生发展为本”。首都师范大学的赵亚夫教授认为历史教育的两大功能:人格教育、公民教育,历史教育具有服务于人、服务于人生的价值。台湾清华大学张元教授认为,中学阶段通识的历史教育之所以重要,除了能够训练出学生对于人事物的独立思考判断能力,也要能让学生尊重包容文化,并且对普遍价值与人文理想有所认同,而这些正是成为一位好公民的基本条件。

也就是说,我们追求的是通过教育引导学生形成正确的价值观,在成长过程中价值取向趋于合理化。

  “读史明智”、“以史为鉴”,历史学科在价值引领方面有着无比的优势,我们可以从历史人物、历史事件中汲取智慧,在反思过去中思考现实与未来。教师在自己的教学设计中能始终关注到学生的“情感态度与价值观”,在教育的过程中潜移默化,发挥好价值观传递者的作用,实现价值引领,帮助学生根据一定的评判标准进行价值判断,是教育的应有之义。

 

三、历史课堂注重价值引领的实践与思考

(一)对学生进行价值引领是教师的责任

华东师范大学叶澜教授对于课堂教学价值是这样叙述的:“为实现拓展现有学科的育人价值,新基础教育要求教师在作教学设计时,首先要认真地分析本学科对于学生而言独特的发展价值,而不是首先把握这节课教学的知识重点与难点。”因此,历史教学不能止于史实考证性认识、只回答“是什么”了事,而应再进一步根据史实做出价值认识和价值判断,来回答究竟什么是“应该的”和“为什么”,否则就等于放弃来对人生的指导责任。任何史实,如果从中不能出认识、出思想、出智慧,就没多大价值可言。德国当代哲学家伽达默尔说过:“(史实)并没有自身的价值。它们就像所有过去时代遗留下来的缄默无言的残渣瓦砾一样,只是作为认识历史关系的源泉,即中介材料。”

我们理解培根说的“读史可以使人明智”,何谓智慧?事实不是智慧,知识不是智慧,智慧是指知识在生活中的恰当运用——能正确指引人去幸福生活的知识运用。知识在课堂中,正是借助教师的引领,进行价值辨认和协商,才转化为智慧的。引领学生的价值生成是教师的责任,教育活动的最终目的是要引导学生实现自己的发展。

案例1:“林觉民牺牲的价值”

在《辛亥革命》一课,讲到黄花岗起义,通常我都会介绍林觉民,他是福州人都熟悉的黄花岗七十二烈士之一,讲林觉民和《与妻书》、烈士的英勇无畏、奋不顾身,这是传统意义上的教学,既有史实叙述,又有“情感、态度、价值观”的所谓培养,每每上完这样的课,似乎完成了教学目标。

几年前的深秋,我到广州开会,在一个黄昏,独自来到黄花岗七十二烈士陵园,暖暖的阳光下,陵园前的广场有几个老人和阿姨带着牙牙学语的孩子在玩耍休闲,一片祥和宁静。我手执相机,游荡在满地黄花、肃穆庄重的陵园,心情很是苍凉,青松翠柏间的陵地下,几十具冰冷的尸骨,年轻的生命刹那间消失。那一刻,我想起林觉民,想起《与妻书》,想起陈意映,想起齐豫的歌《觉》(遥寄林觉民),仿佛看见意映悲苦的身影:“觉,当我看见你的信,我竟然相信:刹那即永恒,再多的难舍和舍得,有时候不得不舍;……你的不得不舍和遗弃都是守真情的坚持,我留守着数不完的夜和载沉载浮的凌迟;谁给你选择的权利让你就这样的离去,谁把我无止境的付出都化成纸上的一个名字……如今,当我寂寞那么真……”。是啊!我们都只记得这些用壮烈的方式淋漓痛快、惊天地泣鬼神地做了一回的英雄的人,可是,他们的背后,父母妻儿的默默牺牲却不为人知、不为人道!林觉民牺牲了,年迈的父母举家连夜出逃、颠沛流离、担惊受怕,身怀六甲的娇妻意映生下孩子不久便抑郁而终,年幼的两个孩子从此失去双亲成为孤儿。死者已矣,生者却挣扎在无休无止的哀恸和苦难中……念及于此,不禁悲情!那一刻,泪水在心中汹涌!那一时,脚步匆匆又匆匆,四周寂然,我逃离了暮色下凄冷的陵园。

来年再上这一课,为了在价值取向的角度能给学生更深刻的引领,我用黄花岗烈士陵园几张不同角度的图片,设计了以下三个问题:

1. 为什么国民政府用这么高规格的标准修建黄花岗七十二烈士陵园?

2. 献石墙上为什么雕塑的是自由女神像?

3. 同学们熟悉林觉民、《与妻书》和陈意映的悲惨结局,你怎么看林觉民为代表的烈士们牺牲的价值?

学生们在这些史实和问题中思考和讨论,最终他们达成理解:

* 陵园肃穆庄严的气势,昭示着国民政府对烈士的高度崇敬和追慕,黄花岗起义是辛亥革命的先声!

* 自由女神像,仿自美国,说明以孙中山为首的的资产阶级革命派的指导思想是向美国学习,民主共和、自由平等,也是烈士们的理想,不惜用生命争取的美好未来。

* 先烈们为了中国的富强、“为天下人谋永福”,置生死于度外,大义凛然,舍弃的不仅仅是自己宝贵的生命、更舍弃了儿女情长和家庭的幸福;为革命作出贡献的不仅仅是这些烈士,更有他们的家人。这份舍小家、为大家的爱国情怀是那样高尚、感人!同时,他们家人的牺牲和付出也应被我们追忆和尊重。

经过这一课孩子们仿佛长大了许多,他们学会去关注一个历史人物、历史事件背后的那些延伸的史实、延伸的感情和延伸的意义。

这是由于历史教育承载的人文精神塑造和价值观取向的功能,历史教师在课堂教学中应努力挖掘和彰显。我认同台湾清华大学张元教授的说法:历史教育的目的有两个:一个清醒的头脑跟一颗善良的心。清醒的头脑能使我们有独立判断和分析的能力,不易人云亦云;善良的心让我们能够善待生命、善待他人、善待大自然。我们的教育核心目标是:引导孩子们学会选择,为选择负责!

(二)教学中着力铺陈教学的暗线,实现价值引领

有人说,一节成功的课,要有清晰明线和暗线。明线指教学过程中知识与能力、过程与方法等目标的达成,包括重点突出、难点突破、能力培养、方法训练等,而暗线则是情感、态度、价值观的培养。《普通高中历史课程标准》明确指出:“掌握历史知识不是历史课程学习的唯一和最终目标,而是全面提高人文素养的基础和载体。”因此,教设计必须着力于暗线的铺陈和统领,才能实现在知识传授基础上培养和提高学生的历史意识、文化素质和人文素养,促进学生全面发展。

案例2:“制度是智慧与机运的产儿”

《英国代议制的确立和完善》,是人民版必修一专题七“近代西方民主政治的确立与发展”的第一课,上承“古希腊罗马的政治制度,下接近代西方政治文明,是一个新制度创立和社会转型的开篇。《课程标准》规定的“内容标准”是:了解《权利法案》制定和责任内阁形成的史实,理解英国资产阶级君主立宪制的特点。

本课的明线:通过光荣革命、《权利法案》及《王位继承法》等归纳出英国君主立宪制的基本特征,了解责任内阁制形成和完善的过程;加深对“君主立宪制”理解和掌握。在这个过程中,政治民主化是主题:民主战胜专制,法制替代人治,建立近代政治文明,这是大趋势。

在英国君主立宪制确立和完善的历史发展过程中,充满着革命与保守的斗争与妥协,而妥协是常态,有国王与议会之间的妥协、封建势力与资产阶级之间的妥协、议会两院之间的妥协,政党政治出现后政党之间的妥协,还有议会下院各政治势力之间的妥协等等。斗争与妥协的总趋势是使英国政治制度缓慢发生本质的变化,使专制君主制演变为君主立宪制,使议会从一个权力很小的封建等级会议,转变为国家的政治中心,使英国的政治文明缓慢但稳定而有序地向前发展,推动了历史的进步。英国近代以来借助政治妥协得以实现的政治发展常被喻为“旧瓶装新酒”。就如余秋雨先生在《行者无疆》中写的:较少的腥风血雨,较少的声色惧厉,较少的深思高论,只有一路随和,一路感觉,顺着经验走,绕着障碍走,怎么消耗少,怎么发展快就怎么走,……温和中包含着刚健,渐进中累积着大步”。

本课的暗线:西方哲言“制度是智慧与机运的产儿”英国建立近代文明制度的过程有独特之处:它走的是一条具有首创意义的改革渐进式的道路,体现了制度建设中的政治智慧:“妥协中的渐进,传承中的创新”,也体现英国人基于本国国情的发展道路的正确选择。

故而本节课的设计是:以“政治革命与资本主义制度的确立与巩固”为立足点,引导学生理解:随着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人类政治文明的趋势是:从专制走向民主,从人治走向法治。英国人选择了英国式的道路来实现这个目标,这是怎样的道路?达成怎样的目标?留下什么启示?

在教学过程中铺陈暗线,通过制度建设中的每一个进步的节点,来引导学生理解“制度是智慧与机运的产儿”,理解民主化、法制化的趋势是不可抗拒的时代潮流。

    爱因斯坦有句名言是:“如果人们已经忘记了他们在学校里所学的一切,那么所留下的就是教育。”什么是忘不掉的呢?我想是思维方式和行为习惯,这些不是关于某些史实的记忆,而是固化成为人们生活方式和生命能力的一部分。 若干年以后,可能孩子们忘记了“光荣革命”、忘记了《权利法案》,但他们会记得生活中的“妥协”也是一种选择,一种智慧,“传承”和“创新”一样重要,“走自己的路”更是要坚持!

    因此说,历史学科是一门极具育人价值的学科,人在成长与发展的过程中,经常会面临着很多的价值选择,而“选择经常是在两种或两种以上相对立的价值观之间做出的(也就是不能同时满足的价值观之间做出的)”。在历史教学中发挥学科的育人价值,以多元的视角开拓学生的视野,以历史意识和科学的史观作指引,为学生提供一定的情境澄清各类价值,提供机会让他们自由地表达各自的价值观,引导他们作出判断、选择,通过各种事件成长起来,形成自己的价值观,服务于学生的终身发展,这是历史教师的责任。我们的历史课堂不仅教会学生掌握史实,培养学科能力,更要注重深入挖掘历史教学内容的价值,以多元的历史视角开拓学生视野,培养学生智慧,实现“通过高中历史课程的学习,培养学生健全的人格,促进个性的健康发展”。

    所以,我的教学主张是:在历史课堂教学中,要抓住历史的精髓,注重实现史实背后的价值引领,让学生在人生路上学会正确判断,学会合理选择,为自己的选择负责,这是历史教育之魂。                     

 

【参考书目】

1.“教师教育新观察译丛”总序,任友群撰。

2. [英]乔伊•帕尔默,编.任钟印,诸惠芳,译.教育究竟是什么?[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8:373.

3.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普通高中历史课程标准》(实验).人民教育出版社2003.

4.任鹏杰. 价值协商与价值共享:当代历史教育的重大课题[J]. 中学历史教学参考2014. 1-2期)

5.[美]德尼•古莱,著.高铦、高戈,译.残酷的选择:发展理念与伦理价值[M]. 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8:331.

6.乔安娜•勒梅泰.课程与评估架构中的价值观和宗旨:对十六国的考察[G].//环境与课程.Bob Moon,Patricia Murphy编.陈耀辉,冯施钰珩,陈瑞坚,译.香港:香港公开大学出版社,2003:152.

7.百度百科.“价值取向”http://baike.baidu.com/view/1151623.htm. 2014.7.17.

8.叶澜. 重建课堂教学价值观 [J] .教育研究,2002,(5)

9.伽达默尔.真理与方法[M]上卷.洪汉鼎译.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1999:255.

10. [瑞典]T.胡森、[德]T.N.波斯尔斯韦特.教育大百科全书(8)[M].译者:张斌贤等.重庆:西南师范大学出版社;2011.

11.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普通高中历史课程标准》(实验).人民教育出版社2003

 

 

 

版权所有(C)福建师范大学 通讯地址:福建省福州市仓山区上三路8号福建师范大学仓山校区(350007)

福建省福州市大学城科技路1号福建师范大学旗山校区(350117) 联系电话:0591-12345678

闽ICP备050001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