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闽师教研 > »

【龙岩】傅国兴:近年来高考福建卷与全国卷历史试题之比较分析

点击:

    2014年9月,国务院印发的《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 指出:“2014年启动考试招生制度改革试点,2017年全面推进,到2020年基本建立中国特色现代教育考试招生制度,形成分类考试、综合评价、多元录取的考试招生模式,健全促进公平、科学选才、监督有力的体制机制,构建衔接沟通各级各类教育、认可多种学习成果的终身学习‘立交桥’。”而且,该“实施意见”还对高考科目设置作了具体的规定。笔者以为,这是一幅高考及招生制度改革的线路图,必将改变现行的多数省份高考自主命题的格局,语文、数学、英语三科全国 一张卷的大势已定。在国家新高考方案正式实施之前,部分省市区已陆续放弃自行命题转而参加全国卷考试。

    福建省历史学科的高考自主命题始于2009年,从对命题原则的把握和命题规律的遵循上看,其与全国卷历史试题是基本一致的。经过多年的努力实践和总结提升,福建卷历史试题逐渐形成了自身特色。但近几年来在此“指挥棒”影响下形成的只针对本省自主命题的复习教学经验或方法,一定程度上会影响福建考生适应高考改革带来的变化。因此,笔者试对近年来福建卷与全国卷历史试题作一比较、分析,说明两套试卷所体现的试题考查目标与试题立意、命题手段与难度控制、选考试题的命制模式及试题的教学导向等的同与异,或将有助于提高师生复习迎考的教学效益。我认为,这样研究的必要性同样存在于与福建有类似情形的省份。

    一、考察试题和目标的立意

   根据考试大纲,历史学科“考査考生对基本历史知识的掌握程度;考查学科素养和学习潜力;注重考查在科学历史观指导下运用学科思维和学科方法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力 ”。其考核目标具体由四个方面组成,即“获取和解读信息、调动和运用知识、论证和探讨问题、描述和阐释事物”。以上内容也可理解为历史学科的考查目标大致可以分为识记、理解和应用三个层次或方面。

    试题立意由考查目标决定试题立意指命题所确立的考查主题、 要达成的具体考查标以及为达成考查目标而准备采用的考査方法。简单地说就是“命题者打算考什么,准备怎么考”。在命题中试题的命制立意可分为主题立意选材立意和设问立意等三方面,三者彼此关联且相辅相成。下面就2014年全国卷和福建卷的主观各举一例并比较之。

例 1:2014年新课标全国卷第40题(试题材料略)

(1)根据材料一、二并结合学知识,分别指出宋应星、牛顿人科技成果的特点及它们出现背景。

(2)根据材料 一、二并结合学知识,分析指出二人科技成果运不同的原因。

例 2:2014年福建卷第38题(试题材料略)

(1)据材料一,归纳科举制的主要特点。

(2)据材料二、三并结合所学知识,归纳科举制的积极影响。

(3)据材料四,概括梁启超对科举选才的基本看法。分析梁启超上述议论的目的。

(4)在近代,科举制“西国莫不慕之”,而在中国却难逃被废除的命运。综合上述材料并结合所学知识加 以评述。

  就主题立意而言,两道试题都定位在“制度与人才作用的关系 ”上。略有区别的是,例1以两位科学家的不同境遇反映不同制度下科学成就的不同历史作用来确立主题;例2则以科举制在不同历史时期对东西方社会的不同影响来确定主题。 两道试题的主题均是鲜明而新颖的。主题立意决定了试题考查内容的思想高度,也为接下来创设问题情境的材料搜集整理方向和考查设计的思维力度作出了定位。

   在选材立意方面,例1和例2的试题材料均来自历史著述,无图表类信息。但例1取自人物传记,更多的是事实呈现,强调选材立意的客观性特征;而例2的四则材料几乎都有“就事论事”式的个人观点表达,主观性较强。选材立意往往影响命题设问过程中可使用的考查手段和能达成的思维考查力度。因此,试题的选材需围绕已确定的试题主题而不偏离,材料来源视试题主题的需要讲究多样化,材料信息内容丰满且有效,更要紧的是材料的选择要有利于实现试题的考查目标。

   设问立意是指在确定主题和选材的基础上,如何依据试题的性质(高考试题第一属性是选拔性)而有目的地设计考查问题。两道试题的设问都注重考查学生对材料信息的获取和解读,考查学生的历史知识储备与运用能力,还考査学生描述和阐释历史问题的能力。例1的设问 立意相对集中在信息归纳与判断、问题比较与分析等考查上,考査目的直接明了;例2的设问立意则兼顾“考试大纲 ”所规定的四类考核目标,四个小问联系紧密并在难度分布上似乎在刻意追求螺旋式上升,但因 选材的原因而实际效果未能完全达到,因为前三个设问的 考查要求在层次上没有明显的变化。

    笔者认为,近几年福建卷与全国卷历史试题所确立的考查目标是一致的 ,试题立意则有所差异,这种差异主要体现在选材和设问两方面。首先,全国卷的试题材料看似信手拈来其实是用心十足,历年的主观题均体现了命题者在材料选择上的慧眼独具,如2013年第41题的“两幅地图信息显示汉唐间的历史变迁 ”,2012年第41题 “冲击——反应模式示意图 ”等等。福建卷的试题材料能围绕试题的主题立意而展开,但材料之间的内在联系不够,往往给人留下具有主观斧凿而不够自然顺接的印象。如例2 中 “材料五”的设置就显得突兀,2013年第38题“工业化”题的四则材料,信息含量有限且材料要表达的信息不够清晰,2012年“民族复兴 ”题中各段材料间的衔接也不够自然流畅。其次,由于福建卷主观题的分值较高增加设问是必然的,这就限制设问的灵活性。又由于其试题考查目标要求的全面在设问上必定追求对各项查的覆盖,从而形成了一固定的设问模式,原则有活不足。

二、命题手段与难度的控制

   难度即试题的难易程度,用难度值(试题平均得分的百分比)来表达,难度值是作为衡量试题质量的一个重要指标参数。不同性质的考试所需的试题平均难度有所不同,选拔性的高考试题难度值一般在0.55左右,学业基础水平考试难度值一般介于0.7-0.8之间,而平常教学中的反馈性测试则依据教学的具体需要而定。因此,统计难度值的主要意义在于评价试题的测试目的是否达既定目标。但在命题实践中,命题者预设的难度和考试实测结果的难度往往不一致,从而导致不能较好达成考试目标,甚至相去很远。这就要求命题者应在充分了解应试者的知识水平和能力水平基础上,注意命题过程中的难度控制。

    难度控制属于命题过程中的技术性问题,难度控制的目标达成主要取决于是否采用了围绕测试目标而确定的科学合理的命题手段。也就是说,命题手段往往决定了试题测试结果的难度值。这在近几年高考试题考查中得到了验证。

控制试题难度的手段多样,以选择题为例,其控制区位表现在问题情境创设的难度控制、设问的难度控制和选项的难度控制等三个方面。

例 3:2014年全国卷I第27题据记载,清初实施海禁前,市井贸易,咸有外国货物,民间行使多以外国银钱,因而各省流行,所在皆有。这一记载表明当时

A .中国在对外贸易中处于优势地位

B.外来货币干扰了中国资本市场

C .自然经济受到进口货物的冲击

D .民间贸易发展冲击清廷的统治

例 4:2014年福建卷第14题乾隆以后,“关东每岁有商船二三千只至于上海”,“栽豆、麦、杂粟,一岁三运以为常”。据此,判断有误的是

A .商品经济繁荣

B .长途贩运发达

C .区域经济发展

D .抑商政策改变

上述两道试题均以清前期相关经济现象为考查点,但不同的问题情境创设、试题设问和选项设置思路体现了命题者不同的预设难度。

    首先,在问题情境创设上,例3的特点是各信息点之间存在因果递进关系 ,即“市井贸易中都有外国货物— —民间使用外国银钱— —各省流行外国银钱”,考生需理清各信息点之间的逻辑关系才能依据设问要求对各选项进行正确判断。例4的信息则相对明确、简单而直接。虽然不同的问题情境创设体现了命题者不同的考查意图 ,但就此两例而言,在问题情境创设的难度控制上,前者的问题情境信息被考生完全且准确获取的难度要大得多。

   其次,试题的设问实际上就是命题者和应试者之间的直接“对话”,命题者的考查要求 通过设问具体化。上述两例的设问均表明了其要求是“获取和解读历史信息”与“调动和运用知识判断历史现象”。例4采用了“判断有误的是”的设问方式,似乎难度甚于例3,因为在高考考场上作答这一特定的紧张氛围下,考生容易抱着选择虽然正确表述却又不符合答案要求的选项的惯性思维,从而增大了选择错误答案的可能性,所以此类“否定式 ”设问在高考试题中出现的比率不高。

    再次,最能体现选择题难度控制的是选项的设置,因为选项设置反映了命题者要求考生 如何充分进人问题情境并按设问要求去作答的设计思路。例3的选项设置较好地利用了材料信息,各选项紧紧围绕试题主题呈思维发散状展开,且各选项之间相互干扰,考生解答难度较大。考生只有通过准确把握题干中各信息点之间的逻辑关系,才能通过推理判断而逐一

排除并选择A项作为答案。而例4的选项设置更多的是考虑考生已有的知识储备,对材料信息的挖掘处理上相对较为简单,D项设置为“抑商政策改变 ”,与题干的问题情境相对脱节,生凭基本知识和解题经验即可确定答案难度较低试题的选拔性功能不够突出 。

大概而言近几年福建卷和全国卷在选择题命制方面对难度控制手段的运用上是有明显差别的。种差别集中表现在如何选择合适的素材以创设问题情境、如何充分利用问题情境设置选项等方面,尤其在选项的设置方面能否突出历史素材自身的学科价值上,福建卷的关注度不高。更进一步地说,若以降低难度为目的而忽视学科自身的学习规律是不够严肃的。因为历史学习的基本要求是形成历史思维,在掌握历史主干知识的基础上追求学科素养的养 成和学习潜力的激发,学会运用知识和科学思维方法分析解决问题。总之,福建卷与全国卷的最大差别就在于是否注重历史思维的考查,而是否注重历史思维的考查恰恰是影响试卷难度的重要方面之一。从这个角度看,福建卷试题的难度值低于全国卷 。但全国卷的实际测试结果表明其难度值普遍较低,有些省份甚至低于选拔性考试的要求(表现为负区分度),进而影响其试卷的效度和信度。

    三、选考试题的比较

    《普通高中历史课程标准(实验)》明确指出 :“普通高中历史选修课是供学生选择的学习内容,旨在进一步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拓展学生的历史视野,促进学生个性化发展。”

考试大纲据此确定了高考试题中的选修模块内容并以选考的形式呈现,因此选修选考是其考查要求的基本呈现形式和特征。比较福建卷和全国卷的选考试题,在考查目标、考查形式与内容及其对中学历史教学的导向上有相同也有差异,下面举例分析说明。

例 5 : 全国卷I第45题(改革模块)、(试题材料略)

(1)根据材料并结合所学知识 ,概括指出魏晋法律改革的主要特点。

(2)根据材料并结合所学知识,分别说明儒学对西汉、东汉、时期法律的影响。

例6:2014卷第41题A(改革模块)、( 试题材料略)

(1) 材料一中“几个拥有现代生产的民族”是指哪些(民族国家)?战争对俄国来说是“绝望的搏斗”。

(2) 据材料二并结合所学知识,并分析说1861年改革“延缓了革命但并不能消除革命”。

    在考查目标上,就例5与例 6而言,其定位是相同的。反映了二者均关注了选修模块的课程目标及课程性质, 重视考查考生在掌握历史主干知识的基础上对相关改革性质的认识、 对历史进程中改革所产生的进步作用 的体会、对评价历史上各次改革的学习方法的掌握等等。 就近几年试题看,全国卷的考查目标在试题中的表现是稳定且持续的, 福建卷则偶尔出现目标错位现象。如2013年人物模块“红色政权割据”题、2011年人物模块“拿破仑法典”题, 两道试题分别与毛泽东、拿破仑的历史人物评价考查无关,偏离了选考题的考查目标, 缺乏选修模块考查的课程目标依据。

    在考查形式与内容上,例5和例6反映了全国卷和福建卷都以主观题而非选择题为考查形式, 也都属于改革模块的相关内容。但在考查内容上,年全国卷选考题所涉考点均与考试大纲的考点范围无关,没有严格遵循全国考试大纲的考点规定。这说明考试试卷的选考命题立意存在较大差别,全国卷更加侧重于对考生选修模块的学习方法和学习效果的考查。然而,就考生的考试心理而言,不在考试大纲的考点范围内命题容易对考生形成较大的心理压力 。

    在试题对中学教学的导向上,两套试卷总体相似又有差别 。 二者都要求中学历史教学重视选修模块内容,关注选修模块的学习方法和学习效果的考查,全国卷尤其如此,这是选考试题对中学历史教学的最重要导向 。相对而言福建卷在考查内容上严格地遵循本省编写的“考试说明 ”相关考存规定考生对所考查的内容有一定的“亲切感”,这也是福州教师注重选考的考点教学而忽视其知识意义建构的原因 。此种教学要求下的考生不容易适应全国卷的选考试题解答,其复习教学的设计观念与方法需要调整。

    综上所述,近年全国卷的命题风格与方法手段是相对稳定的,福建卷命题思路和所采用 的命题手段是在探索中不断改进而提高。同时,两套试卷在试题立意、难度控制手段和选考试题的设计上是略有差别的。假设福建考生参加全国卷考试, 教师应更加关注学生的历史思维养成,重视历史素材创设历史情境、运用学科思维和方法解决历史问题的能力;了解近年教学与考试的瓶颈,如知识视野狭窄、阅读分析能力不高等,大力加强以“获取和解读历史信息 ”为目标的训练;教学中应重视历史知识的意义建构,让考生形成科学合理知识结构的同时养成举一反三的知识迁移能力;还应熟悉和认识全国卷的命题特征,做好相关适应性训练以提升解题能力。

版权所有(C)福建师范大学 通讯地址:福建省福州市仓山区上三路8号福建师范大学仓山校区(350007)

福建省福州市大学城科技路1号福建师范大学旗山校区(350117) 联系电话:0591-12345678

闽ICP备05000146号